云顶集团网址  >  教授与研究  >  最新观点  

甘洁——不能落地的优势,都是假优势

一、天时、地利、人和

我先谈一谈现在到底有什么天时、地利和人和。

 

1.天时

关于“天时”,大家先从贸易战讲起。

贸易战一打,最大的国企之一中兴倒下了。之后HUAWEI也受到很大的困扰,虽然有备胎,但还是要过一些苦日子。
民营企业可能会更加困难,大的民营企业可能会到墨西哥建厂,小的民营企业该怎么办还不是非常明确。
 
贸易战之后,大家意识到大家在技术上还有很大的差距,也反思过去多年的互联网发展。
今天,大家谈的是产业互联网,但在互联网学问中,光一个共享单车就烧了百亿,这样的资金量可以做很多机器人企业了。
 
这些学问上的反思,加上现实中遇到的很多困难,不是一件坏事。我相信只有意识到差距才可能进步,这样的差距也会促使大家奋发图强。

我相信几十年后回过头来看,大家可能会感谢川普,因为这场贸易战真正开启了大家科技兴国的道路。
 
以芯片为例:大家国家其实有不少不错的芯片企业,但依然很落后,这是不正常的,原因是什么呢?
我的合伙人,高秉强教授长期致力于芯片投资,他的经验是:
 
第一,这些芯片企业自己成长非常困难;
第二,这些芯片企业没有机会上市。
 
但随着大疆的成长,带动了一大批芯片企业的成长,情况也慢慢好起来了。过去的经验一直都是:应用在哪里,哪里的芯片就会起来。现在贸易战一打起来,国内芯片的机会也就来了。
 
中国的客户以后再用美国芯片企业的产品可能首先要问,“再打贸易战怎么办?”这是不可回避的现实问题。
 
对此,中国企业要么不下单,要么就是下单时一定会说,“你要帮我培养一个备胎”。无形中,就给中国芯片企业增加了发展机会。
 
在我看来,这将加速美国半导体行业的衰落。
所以,我相信贸易战会成为科技创新的转折点,短期要过苦日子,长期要非常乐观,这就是“天时”。

2.地利
 

关于“地利”,是我自己在所支撑孵化的企业中观察到的中国创新、创业的新优势。我把它写成了一篇文章,总结为三大优势,发表在《哈佛商业评论》上。
 
优势一:形成了以供应链为核心,外加物流和生产的制造生态。
 
这个制造生态举世无双。现在在硅谷做硬件非常困难,因为到了原型开发的时候,最快的办法是寄到中国深圳,一来一回就是两星期时间。
而你在深圳,一个晚上就可以搞定。所以制造生态可以大大加速技术直接从实验室到商品化的转化。
 
此外,到开始量产时,可以大幅降低制造成本。如果你有核心技术,你的制造成本相对于海外降低50%或者60%是非常正常的。

优势二:仍有相对低价的中高端劳动力。
 
我曾经把我支撑孵化的科技企业和美国主要的科技企业(包括苹果、MicroSoft等)进行对比,我发现好的科技企业,毛利可以做到40%-60%之间,甚至更高,而大家70%的企业的毛利率都低于15%。
 
关于研发投入,苹果低一些,MicroSoft、英特尔差不多都是将销售额的15%用来做研发。
大家的科技企业虽然进行了很多研发工作,但是大多数企业的研发投入并没有超过销售额的15%。
 
原因何在?因为研发最大的支出就是工程师的工资,而大家工程师的工资比美国、欧洲明显低很多,但却比他们刻苦耐劳。
 
多项研究表明:HUAWEI工程师的工作时间是欧洲工程师的2倍。
这意味着大家的工程师成本只相当于国外的1/10。尽管HUAWEI工程师的成本在不断上升,但大多数企业还是这样的水平。
 
这也意味着大家在工业化的第二阶段已经不能靠整合低端劳动力、低端资源来发展了,而要靠能够整合相对低价的中高端劳动力的能力,这样可以大幅度降低大家的研发成本、营销成本。
 
但是,我相信要充分利用这样的优势,技术上需要有总设计师,他能把大问题拆成小问题,小问题拆成子问题,从而更好地解决问题。
 
所以,很多时候大家在研发上要打人海战术。能做到这个,技术人才创业的时代也就到了。

优势三:巨大的市场。
 
大家有层次丰富的消费者,并且大家的消费者要求也不高,很多消费者为了便利可以牺牲很多东西。
另外,大家政府的要求也不高,经常会出现很多技术、产品没有完全成熟就可以调试市场的情况。
 
这意味着制造业在中国有广阔的应用场景,也意味着很多To B企业仍然有非常好的增长空间,大家不但可以从0到1,也可以从1到100。
 
到目前为止,除了第一个优势适用于所有的产业外,可能更多的是互联网商业模式得益较多。
 
现在,好做的互联网商业模式创新已经被做完了,衣食住行这些高频交易巨头已经出现。我相信未来的发展,更多是在制造业上。

除了这三大优势,科技创新还有一个非常好的突围时机,它是这个时代给大家的机遇。
在过去很多年里,大家在很多技术上的单个领域,包括芯片、视觉、定位、机器学习等,都有了非常大的突破。
 
这意味着你把新技术用到传统领域中,可能会形成新的增长机会,或者你把这些新的技术排列组合,可能会做出不一样的东西来。
我相信这个是中国制造到智造突围的非常好的机遇。
大疆的飞机就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以前,没有消费层的无人机产业,好莱坞如果要航拍,需要花百万美金级的直升飞机去拍,非常贵。

大疆的无人机最便宜500美金一个,在发达的国家可以人手一个了,这就是得益于最新技术的积累和突破。

 

“天时”就是贸易战,“地利”就是创新、创业的优势,“人和”是需要创造的,它需要大家共同去努力。
 
其实,科技创新的三大优势已经存在很长时间了,但大家的高科技企业真正能够立足于世界舞台的,尤其是在制造领域的企业,目前为止只有HUAWEI和大疆。
 
可以说,大家将自身优势落地,还面临着很多挑战。当然,它需要大家共同努力,大家也要将其当为己任。
 
二、如何将优势落地?

关于如何将优势落地,下面我将为大家分享一些自己在过去多年里所看到的将这些优势落地的实践探索和思路。
 
在这里先容一下我的两位战友:
第一位是港科大李泽湘教授,他是自动控制方面的专家,现在仍然是大疆的董事长。
第二位是高秉强教授,他是芯片方面的顶级专家,原来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终身教授,也是半导体实验室的创立者。
 
大家三个人共同参与孵化了大疆这样的高科技企业后,大家也看到这些高科技企业的成长周期非常长,这和互联网商业模式强调的速度不一样,它们需要一个生态体系去支撑。
 
于是,大家在松山湖创立了机器人产业基地,在过去4年多的时间里,这个机器人产业基地真正积累了一个生态体系,包括供应链整合、技术对接等,去帮助这些企业成长。
 
另外,大家成立了一个机器人学院,通过这个学院进行人才培养。因为所有企业最难的,就是怎么找到人才。
 
还有一个项目,与教育有关。这涉及到科技创新尤其是硬件创新、制造业创新的三大痛点,需要技术、商业、多要素的支撑。

 

1.科技创新的三大痛点

我经常和团队讲不同的创业模式会面临不同的挑战,企业在不同阶段可能也会面临不同挑战。总结起来就是,科技创新、创业目前有三大痛点:
 
① 提升技术
 
大家的工程教育非常落后,内容陈旧,教育方法上不强调动手能力,所以学生毕业到了企业很难用得上。
 
② 提升商业智慧
 
我虽然相信科技人才创业的时代到来了,但科技人才可能普遍缺乏商业智慧、商业常识。
他们和大企业一样,也面临很多商业上的挑战,比如如何去做市场、如何进行管理、如何在常识产权上保护自己,如何进行员工激励等等。
 
③ 多要素的支撑
 
科技创新周期很长,需要的要素很多。这不像互联网商业模式,搞定BAT就可以。比起BAT的支撑,更需要生态体系的支撑。
 
2.赋能投资
 
大家现在都讲赋能式的投资,赋能需要以下三个方面:
 
① 资源的系统性
 
你需要一个真正的生态体系,才可以系统地帮到团队。
 
② 创造双赢的可能性
 
③ 常识要落地
 
To B的企业,大家还是强调垂直行业;To C的企业,大家强调资源矩阵、资源整合,在这个过程中仍然依托你如何创造双赢的可能性。
 
前段时间我帮团队做营销矩阵的资源整合时,发现现在很多营销平台非常需要好的产品。
比如说到基地参访的Indiegogo(美国最大众筹平台之一),一年有5万个产品发布,最后也就是20亿美金的销售,每个产品4万美金左右。
 
像跨境通这样的平台有40万个SKU(库存进出计量的基本单元),一年也就100亿的销售,每个产品也就两、三万。所以,他们需要不断地增加SKU,希翼从中产生爆款。
 
而松山湖基地里,爆款出现的可能性大,就很容易与其他做得好的平台形成联盟、进行对接。只有这样,才能真正给团队赋能,不是靠几个关系就行的。

最后,大家记住:如果潜下心来积累核心技术,是非常有意义的。它能让你自带抗打击能力,这在贸易战时代将非常宝贵。
 
引用麻省理工学院工程生产调查委员会1989年的一个报告中的一句话,当时担心的是美国制造业的衰退,强调的是“一国之繁荣,维系于该国的先进生产力”。
 
我希翼教育和产业共同努力,最后实现从中国制造到智造的飞跃。谢谢大家。

相关阅读

媒体报道

更多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