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BA云讲台丨全球经济变局、金融市场危机与应对之策

发布时间:2020-04-05 17:00

随着疫情的极速蔓延,全球经济发展格局正面临重大变化:全球进入负利率时代将如何影响实体经济?海外资本市场震荡,资产如何避险?美国经济和中美关系又将走向何方?

 

3月29日,“DBA云讲台”之《全球经济变局与金融市场危机》线上开讲。长江金融学会会长、华软资本集团创始人、企业家学者项目三期班王广宇同学,方源资本董事长及总裁、首二班唐葵同学,云锋基金联合创始人及主席、首二班虞锋同学分别带来他们对上述议题的深刻洞察和趋势研判。本次“DBA云讲台”由《财经》杂志主编、首二班何刚同学主持,刘劲教授出席并点评,分享了他对疫情下经济动向与中美关系的看法。

 

长江DBA第一时间整理了本次“云讲台”精彩观点,希翼对大家有所启发。

 

? 王广宇:全球负利率——新经济和新金融的蝶变

 

王广宇
企业家学者项目三期班
长江金融学会会长
华软资本集团创始人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全球金融市场极度动荡。3月16日美联储宣布降息至零利率区间,并启动无上限的量化宽松,实际利率降低至零到负零点二五区间,负利率成经济话题“轴心”。

 

负利率的多维影响,大金融时代真的开始了。

 

 

王广宇认为,此次疫情带动美股下跌的程度在短期内超过历史上的几次重大经济危机,但从长远来看并不会重现1929年的经济大萧条。但,美国国债出现真实的负利率水平,不仅表明美国牛市结束、美金转入贬值趋势,更表明大金融时代真的开始了。

 

 

 

 

2008年金融危机后,实际利率为负的情况开始出现;2012年前后,北欧和日本等经济体出现负利率形态;此次疫情影响,美国利率降低至零利率区间,即将触碰负利率。这表明负利率作为一种非常规货币政策与工具,更广泛的被应用在经济当中。

 

截止2019年年中,全球债券规模已升至逾115万亿美金,其中约有16万亿美金的债券资产处于负利率区间。通过负利率这个工具,债务会进入收敛状态,出现自动清偿的特点。这也意味着货币市场工具已经跟财政工具出现了非常大的融合。而拥有了负利率的调控,财政政策有了更多适用空间。因此,巨债时代负利率的出现也是顺其自然、理所应当的。

 

同时,负利率可以推高通货膨胀。有深度的通货膨胀会促进经济增长,许多经济体也将其列为主要的货币政策目标。负利率时代通货膨胀会变成什么样貌无人知晓,但以理论分析,负利率会进一步强化通货膨胀的水平。

 

另一方面,负利率与货币政策中另一个重要问题挂钩——汇率。负利率政策对压低汇率,防止本币过度升值是有一定贡献的,但是考虑到经济体所面临的不同经济环境,以及是否有其他的配套措施予以配合,不同银行实施负利率政策对汇率的效果参差不齐,对通胀与投资均没有出现改善迹象,因此对经济增长的影响也不明朗。

 

 

 

利率波动让金融市场波动,导致财富更加集中。

 

由于利率波动,王广宇认为国际投资市场会出现以下变化:

 

 

1.资产泡沫整体更严重:负利率伴随的流动性泛滥,将在世界范围内进一步抬升资产价格,美金、欧元区资产可能因此得到进一步追捧。

 

2.越白越贵,看不懂最贵:优质资产可能超出预期地实现大规模快速增长,稳定其盈利能力与资产价格,进一步拉开与行业竞争者的差距。真正创新的“看不懂”项目,最吸引资本的青睐。

 

3.另类投资显著分化:优质不动产、贵金属等避险资产有机会稳定甚至增长,风险投资和私募股权投资可能整体性进入休眠期。

 

4.金融市场波动更大:持续的低利率甚至负利率,鼓励了进一步激进的冒险的市场投资,进而导致财富更加集中,金融市场的波动更大。

 

王广宇在企业家学者项目课程中

 

负利率在中国:只有重视以市场主导型的金融体系改革,才能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

 

中国正处于经济结构调整、深化改革和社会转型的关键时期,面对低利率、低通胀的环境,需要尽力避免在危机到来之前,货币政策就触及零利率下限。对国家而言,负利率解决不了所有的问题,只能使大家当前的债务略微变轻,使大家的流动性更宽松。一个国家的进步和增长,还是要靠中长期创新、技术进步、保障就业稳定等一系列努力。

 

负利率之外,中国也面临更多潜在的重大金融风险。2019年,中国实体企业利息支出占社融增量比例或将高达60%,没有新增的钱用在投资和扩大生产上,所有新增的钱都用来支付利息。随着利率的下行,这个趋势有可能开始扭转,但是从本质上分析,企业杠杆和金融部门的管制行为,导致金融部门高利润的心态至今还未改变。

 

 

在国家提倡供给侧改革的现实下,要扩展直接融资,促进权益性金融,只有重视以市场主导型的金融体系改革,才能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未来权益金融应当以债券、股票和股权投资(PE/VC)这三个市场为切入点,从政策引导、机构准入、制度建设、税收优惠等方面,促进直接融资的复合性“供给”体系建设。权益金融要投资于未来,投资于有核心技术和未来价值的企业,更要投资于创新技术和研发人才,投资于教育和年轻人。要将新实体经济与金融改革相结合,而新实体经济发展最重要的就是企业家人才。

 

? 唐葵:海外资本市场和资产配置避险

 

唐葵
企业家学者项目首二班
方源资本董事长兼总裁

 

面对疫情可能造成的风险,唐葵从“个人财富配置”、“金融投资方向”、“企业战略布局”三个方面做了分享。

 

个人财富配置及金融投资牵扯到金融机构,那么,疫情之下的金融机构有怎样的切身体验或风险策略?唐葵与多家全球知名投行的高管层交流并得出四点共识:

 

 

第一,此次疫情对全球金融的冲击风险不大。目前全球金融机构与政府都在密切监管,交易、对冲、衍生工具等方面的市场和市场流动性较好。

 

第二,高收益、固定收益的债券价格出现错配,是更好的投资机会。因为这些价格的大幅下跌之后,可以带来比较好的现金收入,尤其是大企业。

 

第三,实体资产方面加大布局。实体资产包括基础设施、电力企业、森林等,这些资产在未来出现金融风险或汇率、利率波动时相对保值。

 

第四,PE(Private Equity私募股权投资)行业总体相对稳定。大家主要关注企业的运营,不受短期的影响。另外在长期低利率甚至是负利率的情况下,PE行业还是能够带来非常好的回报。

 

唐葵在企业家学者项目课程中

 

股票作为重要的金融投资方式,大家对公开股票市场看法不同,部分人保持观望态度或短期投资行为,另一部分人认为牛市将随着疫情的发展到来可以长期持有,还有一部分人认为应由强行的资产分配比率发挥作用。

 

唐葵表示明确金融投资方向,大家要正视三个问题:

第一,实体经济实际受影响程度与恢复速度;

第二,现有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能多大程度帮助与影响实体经济;

第三,关于短期通缩长期通胀的看法与贸易去全球化。

 

通过对疫情之下的全球经济形势分析,唐葵认为在企业战略方面,应积极关注海外布局的机会。欧美企业有多年品牌与技术积累,投资价值高;虽然欧美政府反应较慢,但大型跨国企业经常进行战略回顾,快速的反应能力更好地应对了疫情带来的冲击。同时,欧美企业对非核心资产的处理,可能给中国带来新一轮的投资机遇。

 

面对变化的疫情趋势和经济波动,唐葵总结:保持好短期流动性,再进行资产布局,是当下个人和企业金融避险的重点。

 

? 虞锋:中美关系和美国经济走向

 

虞锋
企业家学者项目首二班
云锋基金联合创始人及主席

 

3月以来,全球很多国家疫情感染人数迅速上升,有些甚至远超中国,比如美国。确诊人数急剧增长的背后其实是检测能力的提高,说明美国的医疗基础与行动力、组织能力都非常强。据CNN报道,全美医院病床总数为92万张,充裕的医疗条件足以应对目前的新冠肺炎疫情形势。同时,美国的设备生产潜力巨大。呼吸机虽然在中国生产,但其中最重要的电机产自德国,美国的科技实力能够快速反应进行投产。

 

应对疫情,最重要的就是相关药物与疫苗的研发,在这一点上美国汇集了全球高精尖人才,研发与应用速度毋庸置疑。为了维护金融市场的稳定,美国政府将2万亿美金直接补贴到企业和个人,精准有效。因此,面对来势汹汹的海外疫情,美国不是大家需要担心的重点,反而应该将目光转向局势复杂的欧洲与综合条件落后的东南亚与非洲国家。

 

目前,全球多个国家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全面禁止出入,这给全球化带来沉重打击。一方面,锁国会带来严重的全球粮食问题;另一方面,主要国家会重新考虑产业分布问题,例如美国会将安全、医疗产业尽量留在国内,这将导致供应链更加分散,而非过去的全球化。但疫情终将过去,长远分析这对中国是有好处的。因为经过近些年的发展,中国供应链的广度与深度足够,最终都会处于有利地位。

 

虞锋在企业家学者项目课程中

 

谈到全球金融市场的动荡,虞锋认为此次疫情对美国经济的影响不会太严重。虽然美股10天内4次熔断创造历史,但仔细分析后可以发现,科技股的平均跌幅不超过20%,跌幅较大的波音集团也强势反弹。受影响较大的中小企业由于美国政府不断地财政补贴,衰退速度也处于正常水平。在美股“跳水”的同时,A股和港股没有出现明显的跟随之势,是由于中国疫情管控及时有效,且A股本身估值较低。也正由于A股估值较低,因此无法在疫情时期成为全球资本的避风港。

 

 

虞锋还谈到了企业家学者都非常关心的中美关系问题,他认为美国对中国的态度比较统一,就是对手。而中国则充斥着不同的声音,部分人认为应该与美国尽量搞好关系,共同维护、促进世界经济与局势发展;另一部分人认为中国发展迅速,可以在世界舞台独当一面。但现在中美关系已经不是一个意识形态的问题,对手客观存在,重点在于“交锋”时间应尽量往后延长。

 

 

此次疫情对金融市场的冲击,也给投资带来了诸多机会。欧洲目前没有统一的防疫与救助方案,会受到更大的影响,投资价值更高。美股市场估值回归合理价位,同样出现布局良机。因此就海外投资,这是一个很好的机遇。

 

对中国来说,借疫情进行思考,在技术领域、消费市场、医疗等产业进行提升,构建创新型企业、创业与投资都有良多契机。

 

三位企业家学者项目同学分享之后,刘劲教授进行了分析总结。

 

刘劲
云顶集团网址副院长
会计与金融学教授
企业家学者项目学术主任

 

刘劲教授认为新冠肺炎疫情与经济大萧条和金融危机不同,此次疫情是“天灾”而非“人祸”,一定会有解决的办法。从医学角度分析,疫苗正在研发与临床试验中,一旦正式投产,疫情就会迅速结束。在疫苗上市之前,中国、韩国、新加坡等国家通过不同措施有效控制疫情的事实,也证明新冠肺炎疫情是可防可控的,无需太过悲观。

 

但是,新冠肺炎疫情在短期内对中国与全球经济的打击已是定局。刘劲教授分析,中国一季度经济增长为负10%,而美国等西方国家第三产业占比为70%-80%,将遭受更加严重的冲击。随着疫情的好转,美国、中国、日本、欧洲等大经济体将率先恢复正常,从而带动全球经济的恢复,其中出现的海外投资机会也值得把握。

 

中美成为竞争对手的根源并不仅因为国家体制的不同,之所以会必然竞争,是由于“老大”和“老二”的关系。中美关系的变数在于冷战式还是竞争合作式。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之初,中美双方是一种完全的对抗形式,但随着疫情发展,意识到大家共同的敌人是病毒,因此出现了较好的合作势头。在疫病之外,其实也有很多方面需要中美携手,如全球变暖问题,但合作的同时,竞争也毫无疑问会持续存在。

 

中国货币体系与西方不同,利率之外还有准备金、行政手段等其它货币调控措施,因此目前还未进入零利率甚至负利率阶段。但刘劲教授表示,如果将中国货币体系变换成西方模式,中国可能已经处于零利率阶段,所以不能掉以轻心。

 

 

“DBA云分享”的最后,企业家学者项目的同学们也结合自己的思考提出了问题。

Q&A

 

 

经济大萧条是否真的能够避免?如何看待中国目前的货币政策?

 

王广宇:此次疫情的影响不乐观,影响程度取决于疫苗的研发速度。但是全球经济在高债务、低增长和高位阶段停滞与经济大萧条还是不同,更合适的说法是大恐慌。至于中国的货币政策,因为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货币政策的目标主要是通货膨胀水平。名义利率还没到负利率或者零利率区间,但我个人认为相关部门已经在考虑降息政策。

 

危机之后制造业生态链企业外迁,哪些行业会受到直接的影响?

 

虞锋:因为中美贸易问题、制造业本身的问题,企业外迁其实已经在发生,但此次疫情会加速大家对健康领域的关注,比如医疗资源、公共卫生等。分散是一定的,关键点在于大家自己所做的东西,是否处于产业链的核心位置。

 

去杠杆已经使国有企业在资金优势上强于民营企业,这次疫情后大量的金融宽松,是否又会加大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在融资能力、融资利率方面的变化,从而加大竞争差距?

 

唐葵:随着危机的出现,头部企业或大规模企业在公开市场与PE市场都会受益更多,因为它的抗风险能力更强,相比起来中小企业会有些艰难。但比较来说,实体经济在国内的杠杆用多了一点,股权的投资相对弱一点。所以股市和证券监管能够更加开放,把上市、增发等进一步放宽,可能是从另外一个角度让民营经济更好的发展,解决部分中小企业在信贷市场受歧视问题的方法。

 

“DBA云讲台”之《全球经济变局与金融市场危机》分别从负利率、海外投资与中美关系等角度进行阐述,给企业家学者项目的同学们带来全方位思考。刘劲教授的精准总结更是帮助同学们理清思路,带来新的启发。疫去春归,“DBA云讲台”也将为大家带来更多精彩内容!

?

了解更多企业家学者项目

如需进一步咨询本项目,企业家学者项目办公室可随时为您提供帮助

+86 10 85186905
北京市东城区东长安街1号东方广场东二座20层企业家学者项目办公室
CKDBA@ckgsb.edu.cn

了解更多企业家学者项目

如需进一步咨询本项目
企业家学者项目办公室可随时为您提供帮助

+86 10 85186905
北京市东城区东长安街1号东方广场
东二座20层企业家学者项目办公室
CKDBA@ckgsb.edu.cn